花未眠

土味乱炖

哈哈哈哈哈

铃铎:

如题,今日傻屌达成(1/1)


也叫:cp买地测试




今天丁隐从坐下就开始捧着手机呵呵乐,像个二百斤的傻子。


张启山好信儿,蹬住桌子腿把办公椅转到丁隐旁边,脑袋凑过去:“看啥呢,不干活,有新片了?”


丁隐嘶一声,五根手指拍在张启山后脑勺上:“片儿片儿片儿,就知道片儿!就你这样夫妻生活能幸福吗!”


张启山捂着脑袋瓜子看他,丁隐就冲他伸手勾一勾,神秘兮兮的:“过来,给你看个好东西。”


他一凑过去,手机屏幕就快怼到脸上,是微信聊天界面,和张小凡的。


张启山心说你耍我玩呢,一个暴脾气就要掀桌了,丁隐赶忙按住他“张启山同志,蛋定蛋定,你好好看看。”


张启山接过手机,撇撇嘴看起了人家两口子的微信聊天。


丁隐:小凡,干嘛呢?


张小凡:刚到单位,要换衣服了,怎么了?


丁隐:就是跟你说一下,我想买块地。


张小凡:买地?什么地?


丁隐:买你的死心塌地。


然后是五分钟后张小凡发的一堆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,可爱害羞溢出屏幕。


张启山瞪大双眼,原来还有这种操作。


丁隐勾唇一笑,得意的把手机夺回去,拍拍张启山的肩:“这叫土味情话,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玩,学着点。”


张启山陷入了沉默,一下午托腮在格子间发呆,想想他和陈深结婚五年,每天回家就是今天晚上吃什么,明天早上吃什么,以及明天晚上吃什么,已经很久没有玩过情趣浪漫了。


这样下去不太行。


当天晚上,张启山回到家,决定活学活用一下,他在浴室对着镜子练习了一遍。


嗯,倍儿有范,倍儿迷人,搞定陈深没问题。


陈深正盘着腿儿坐在沙发一角,嘎嘣嘎嘣的剪脚指甲,感觉张启山走过来了,头也不抬的说:“拿扫帚去”


张启山身形一顿。


陈深抬起眼睛瞪他,“干嘛呢,拿扫帚去,别踩得哪都是。”


张启山说等、等会儿,我要跟你说个事儿,然后一屁股坐到陈深旁边。


陈深抬着头,铃铛大的眼睛就那么盯着人,给张启山盯得心里发毛,一紧张开口说:“深深,我想买个房。”


买房?陈深揉了揉眉心,先把这个月物业费交一交好吗?


张启山一拍脑袋: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我想买地。”


呦呵,志向挺远大。


陈深把手背贴到张启山脑门,嘀咕说:“没发烧啊……”


张启山一把把人手拉住,顺势压到陈深身上:“我想买你的死心塌地……”


陈深当时骂他神经病,但是晚上在床上的时候好像变得比平时更热情,一贯躺床上被伺候惯了的人难得爬起来主动帮张启山。


晚上陈深睡着以后,张启山就一人在那抽着烟咂么滋味,还不忘给丁隐发微信。


好兄弟,改天请你喝酒,以后有好招还联系我啊。


第二天,陈深和苏星宇出去喝咖啡,把这事和苏星宇说了,最后还口是心非的来一句,老夫老妻的,还弄这个,一天天没点正形。


苏星宇当时一脸挖槽,会玩会玩,然后立马记到小本本上。


等到一回家就看见江洋正围着个粉红色的围裙按着电磁炉炖汤。


我老公,真是性感的不行。


苏星宇跑过去,外套也没脱,直接从后背抱住江洋,奶不兮兮的磨蹭,把一身寒气儿都蹭到江洋身上。


江洋转头亲亲他,把他往厨房外面推,苏星宇半个身子都出去了,又想起还有正事没干,一闪又回到江洋身边。


“老公,有个事儿……”


江洋往锅里撒盐,看他一眼示意他说。


苏星宇扭扭身子“我想买块地。”


他都做好说完下句话就奔过去扑倒江洋的准备了,地方都瞄好了,就菜板那块正合适。


结果江洋扬扬眉毛,冲他点点头“博雅新区那块?”


“啊?啊……”


“咱俩想一块去了,那儿不错,以后升值空间大,我看好久了。”


“哇是吗?诶不对,等会等会……”


“行,先吃饭,等会儿咱俩好好看看。”


吃完饭江洋兴致勃勃的拉苏星宇看地皮转让信息,结果苏星宇把门一摔,把江洋一个人撂在了屋外。


江洋想不明白,刚说要买地,这是怎么的了,遂打电话请教薛可勇。


薛可勇听了张嘴就骂他,江洋啊江洋,就你这智商还买啥地啊,买两盒安利补补脑吧。


挂了电话以后他就笑,笑完想想,他刚追张晓波那段时间,这种把戏没少玩,张晓波每次都能被他撩的脸通红,带劲儿。


他抬眼瞅瞅窝在旁边打游戏的张晓波,眼珠子一转,伸直了脚去踹他胸口。


张晓波皱着眉一躲:“滚,干你妹啊。”


薛可勇坐起来,把张晓波搂怀里:“媳妇儿,我想买块地。”


声音贼低沉,表情贼性感,薛可勇觉得自己都快被自己迷倒了。


结果张晓波沉默了两秒,把眼睛一抬,手机直接砸他大腿上:“薛可勇!你丫又嫌钱烧手了是不是,炒股炒腻烦了改炒房了?自己什么脑子心里没数啊,非把咱们家都折腾到大街上喝西北风去你才满意啊!”


张晓波说话像机关枪扫射,薛可勇刚反应过来,张晓波已经站起来了:“我告诉你,你要敢动我妈给我那钱,我跟你玩命!”


他说完使劲在薛可勇胳膊上掐了一把就进了卧室,留下薛可勇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
不对不对,一定是剧本拿错了,当初那个动不动就红着脸拿拳头锤他胸口的小奶狗呢??刚才那位,你谁啊??


张晓波进了屋气呼呼的在好友群里发消息。


气炸!败家老公突然说他要买地!


有人看了回复他,晓波,这好像是最近的一个段子吧,他可能是想买你的……死心塌地……


郑开司正在刷微信,看到这条噗呲一声笑出来。


他偷偷打量窗边躺椅里敲笔记本的时樾,突然也想逗逗他。


“时哥,我想买块地。”


时樾低头划拉手机。


“真的,时哥,我真的想买块地。”


时樾继续低头划拉手机。


完了完了,夫妻感情出裂痕了,一块地立马试探出来了吧!


郑开司气急败坏的叫唤:“时樾!我跟你说话你怎么不搭理我啊。”


手机叮铃一声响。


郑开司拿过来一看,您的××银行账户收款到账5000000.00元。


半夜,薛可勇进卧室无果,抱着一条小薄毯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,随手刷朋友圈,看到*海外代购*郑小司的最新动态。


今天跟老公开玩笑说要买地,结果老公直接拨款到账,不用确认眼神了,你就是我的死心塌地。


下面一张银行短信截屏,一张郑开司和时樾的自拍。


薛可勇顿时感觉凉意更甚,玩的都是同一个套路,凭什么他就挨一顿臭骂!胳膊都被掐青了好吗!!


薛可勇仰头,冲着天花板无声的呐喊:


离婚!必须离婚!明天再好好cao他一顿,然后立马离婚!!!


(End)




土味系列,持续更新……